管他乐队的夏天有没有到来,就让我们一直往南方开吧!

文章来源:星值发表时间:2019-08-12 12:34


《乐队的夏天》收官,最大的惊喜莫过于在节目中出现过多次名字的朴树终于现身。


年近五十的朴师傅身子单薄得很,穿着最朴素的白T牛仔裤,站在台上唱歌时,眼神仍清澈得像个少年。看到大屏上出现电影《冈仁波齐》的画面,听着歌词“With no fear in my heart”,这场久违的表演让人有些眼眶发酸。



回到乐迷席时,马东主动cue盘尼西林的主唱小乐,问他听朴树唱歌有什么感受。这个节目开播以来被大家贴上“装逼”标签的男孩突然害羞了起来,说:“好厉害啊,他是我偶像。



随后小乐、张亚东、朴树三人在马东的起哄下拍了张合照,当时台下有一个朴树的男粉丝大声喊:“朴树我爱你!!!”说着还朝朴树比心,感觉用尽了全身力气导致双手有些颤抖。朴树回应道:“谢谢你,没有比爱更好的字眼了。



当晚节目的“小意外”,也朴树成为各大媒体报道话题的是——录制到一半,他突然有些手足无措,站起来左右踱了两步,说太晚了要回家睡觉,便匆匆告别。说话的时候,像极了在长辈饭局上,想要提前离场又不太好意思开口的我们。



这不是朴实第一次因为“real耿直而引起话题。上一次,是在一档音乐节目中被主持人问到参加节目的缘由,他直言不讳地说:“因为这段时间我真的很缺钱。



离场时,朴树表达了对做乐队不容易的感慨,并祝愿大家“都很好地活下来”。



说出这句话的朴树,却让人觉得“他活得并没有那么好”。因为自己没有做到,所以才会对大家有这样的祝福。


盘尼西林在节目中唱过朴树的《New Boy》,那场表演让一向淡然冷静的张亚东情绪失控,点评时几次哽咽中断,原因是他想起了当年为朴树制作这张专辑的点滴,想起了那时的年华。



New Boy》是收录在朴树1999年发行的专辑《我去2000年》中的一首摇滚歌曲。歌曲开头便唱道——


是的我看见到处是阳光

快乐在城市上空飘扬

新世界来得象梦一样

让我暖洋洋


整首歌听起来明媚极了,歌词简单直白。那是26岁的朴树对千禧年最单纯的美好向往,也是当时所有年轻人对21世纪的期待,好像所有的不美好只要到了2000年就会变好。



即使朴树一直说“这首歌是一个污点”,因为当时和张亚东闹情绪,歌词有些烂尾了,但这并不影响听众们对这首歌的喜爱。


2017年,在朴树沉寂了10年后发布的专辑《猎户星座》中,他将《New Boy》重新填词编曲,变成了《Forever Young》,歌词变成了——


你拥有的一切都过期了

你热爱的一切都旧了

所有你曾经嘲笑过的

你变成他们了


不过“Just那么年少,还那么骄傲”的副歌还是让人觉得43岁的朴树虽然变老,却永远有颗少年心。



盘尼西林唱的《New Boy》应该是12期节目中,他们收获最多路人好感的一首歌吧。我个人还挺喜欢盘尼西林的,《雨夜曼彻斯特》《再谈记忆》,不那么燥,带着一分英伦绅士的优雅。如同他们的队名一样——Penicillin,能够治愈疾病的青霉素,他们的歌也有治愈心灵的功效。至于后来的几首莫名嗨和躁动的歌,恕我无法欣赏。


永远穿得很“英伦”的小乐


这群平均年龄25岁的男孩们在台上重新唱出不插电版的《New Boy》,手风琴的音色一下把人们拉回了那个1999年,就和当年的朴树一样。99年的鼓手小羊青葱的笑脸,主唱小乐难得的柔和表情,甚至唱到后来眼眶发红,这让人如何不动容。



难怪张亚东会这样怔怔地看着台上,他看到的就是当年那样歌唱的小朴吧。


盘尼西林代表的是90后乐队,《乐队的夏天》里更多的是和朴树类似,玩音乐玩了十几二十年的“老炮们”。但他们不像朴树,活得那么纯粹任性,不买车不买房,缺钱的时候出来演两场就回去歇着。这些人,包括盘尼西林的成员,很多并不是全职音乐人,他们是在朝九晚五的工作之余玩乐队。


要命的是,他们好像都是天才,工作和音乐,都做得很好。



刺猬,能量最为巨大、最情绪化的乐队——由两个程序员和一个单亲妈妈组成。不过主唱子健最近因为参加节目请假过于频繁而索性辞职,现在算是自由身。他在VogueMe的采访中谈及工作和创作——


我上班的时候我也不加班,我没觉得编程这个事多费脑子,按时赶工就行了。另外音乐能让我们保持年轻心态。

创作又不累,又不耗时间,就几分钟的事,跟上班没关系。



如此猖狂的话,要是从小乐的嘴里说出来,指不定又要挨多少骂(大张伟曾经直言不讳问他“装逼累不累”,但其实我觉得他还是个好孩子哈哈),可赵子健说了就没毛病。他就是个天才啊。


从《火车驶向云外,梦安魂于九霄》到《二十一世纪 当我们还年轻时》,赵子健写的每一首歌,都对仗工整,甚至能说是一首首现代诗。气人的是,这是他“几分钟的事”写出来的。


“叹世万物皆可盼,唯真爱最短暂。失去的永不复返。世守恒而今倍还”。

——《火车驶向云外,梦安魂于九霄》



最后夺得HOT5榜首的新裤子乐队,主唱彭磊竟然43了。他身子特别单薄,高高瘦瘦的,导致每次看他表演的时候,我都会觉得有一副颓颓的感觉。加上他大舌头,唱歌的时候咬字特别奇怪,唱到用力的时候感觉快吐出来了。可就是这么个人,能量惊人,我特别爱看他每次抱着吉他高高蹦起来的样子,让人忍不住跟他一起放肆嗨。



他是个动画导演诶!96届北京电影学院动画专业,他说当年暗恋过隔壁表演班一半的女生。对,就是出了赵薇、陈坤那届最有名的表演班。


他为新裤子做过不少动画MV——


在MV都还是个稀罕货90年代,他为第一张专辑《新裤子》中的《爱情催泪弹》 制作了可能是中国的第一部动画MV。



受国外一部黏土动画影响,2000年《我爱你》,他做出了国内第一支黏土动画 MV,还拿下了当年不少MV大奖。



在 2002 年《她是自动的》MV 里,他把乐队成员都成了铁皮玩具的形象,这个造型甚至还登上了专业图象图形权威杂志《CG》的封面。



2012年,乐队低迷的时候,这位哥做回影视行业,执导电影《乐队》拿下第15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颁奖典礼最佳导演奖。



这该称赞他们能者多劳呢,还是该心酸他们靠乐队根本维持不了生计呢?做音乐的大概能分成两种,一种就是需要从更多的人生体验中汲取创作灵感,在经历生活的磨难后写出普罗大众的心声。另一种,就是纯粹的热爱,做自己爱的音乐,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眼光。毕竟,好音乐总是会被人发现的。


这就不得不说到海龟和痛仰(并不只有这两支,我只是写个人比较有感触的)。



海龟先生是这一季《乐队的夏天》三十一支乐队中,唯一一支我之前就听过他们的歌的。我听过他们传唱度最高的《男孩别哭》和《玛卡瑞纳》,非常非常喜欢。那时的我还不晓得这种风格叫做“雷鬼”,只觉得节奏醉人得想要一起摇摆起来。


海龟是真正的艺术家。他们从不为了迎合所谓的“大众喜好”而改变自己的风格,每一期的表演都是从心出发,只演自己想演的。他们最后止步七强让不少粉丝惋惜,甚至连着几期都在弹幕大骂“盘尼西林有黑幕,该让海龟先生晋级”之类的话。


可《乐队的夏天》的唯一标准不就是“喜欢”吗?从“只看是否喜欢”的评分标准,到“HOT5”而不是“TOP5”的评奖标准,到最后甚至由观众传递奖杯给乐队,《乐队的夏天》始终尊崇的就是“音乐不分高低好坏,只有喜欢二字”,这点上来说,我觉得节目组做得很好。



可海龟先生大概完全不在乎这些吧,名次、分数、成绩,又与他们何干呢?如同他们在微博所写——


海龟已经完成了上岸产卵的使命,趁着日头高晒之前,大海又把我们藏起来了。感谢在#乐队的夏天#一路的收获,唯一的遗憾是蒋晗还有两套心心念念的衣服没穿。


遗憾衣服没穿,我是信的。毕竟海龟也是造型艺术家。



海龟会在经历汶川地震后反思生命的意义写出《Where Are You Going》;会把《蓝精灵》和邓丽君《忘记他》结合在一起,只因儿时记忆缺一不可;会在面对女神薛凯琪时害羞得语塞。


深刻而真实,这才构成了可爱的海龟先生。



再说痛仰,一支承担了中国摇滚乐十几年的“脊梁”。


痛仰会来参加综艺,已经是一个跌破眼镜的新闻了。但他们说“我们把这次参加节目当做一个乐队的联欢。只有大家都绑在一起,这种力量才能改变外界对乐队狭隘的认知。


他们说对了,这就是一场乐队的夏日大联欢,也的确让一部分的外界了解到乐队。


痛仰在《乐队的夏天》的亮相表演《再见杰克》就引起了全场的狂欢,我也被这首歌吸引。和同样是老牌摇滚乐队的面孔主唱陈辉不同,痛仰主唱高虎的嗓音低沉富有磁性,松弛极了。他在舞台上晃晃悠悠,一蹦一跳的样子真的迷死人。



我本以为这支“年纪挺大”的乐队和其他年轻乐队相比,生命力不会如此蓬勃,但事实上,他们从未老去。从怒目圆睁的哪吒到双手合十的哪吒,他们的创造力依旧旺盛,呈现出的表演不只有热血沸腾的摇滚,也有抚慰人心的温暖,更有铁汉柔情的温柔。



意料之外的《我愿意》改编,首次尝试小清新的《奇妙夏日》,无数“摇滚青年”“文艺青年”的共同心声《公路之歌》......无论是背着手站在话筒前静静歌唱,或是弹着尤克里里穿着花裤衩,还是随着音乐肆意舞蹈,亦或是坐在台阶上吹着口哨哼着歌的高虎,都是那么令人着迷的成熟男人的样子啊!



《乐队的夏天》结束了,会有多少年轻人如新裤子的贝斯手赵梦所说“拿起吉他、拿起贝斯、拿起鼓,开始玩乐队”呢?


这不好说,或许要等到《乐队的夏天》第五季、第十季的时候,乐队文化在中国才会真正成为一种主流文化。在此之前,就让我们默默期待,好好欣赏前辈们留下的这些美妙作品吧。


梦想 在不在前方

黎明的曙光已微微照亮

我似曾闻见鲜花在盛放

那是燎原星星的光亮

一直往南方开

一直往南方开

...

...

——痛仰乐队《公路之歌》